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花溪要闻

花溪有一群特殊的航天人 疫情难不了他们的担当

发布时间:2020-03-25 17:20:54 打印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王轶群 摄

风景如画的花溪有一群特殊的航天人。他们执着、坚毅,他们肩负着承担落区群众的动员疏散和火箭残骸的回收工作任务。疫情期间,他们“一手抓防疫、一手抓任务”。他们就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贵阳观测站的落区工作人员。

刘思,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2020年春节,已经3年没有在家过年的刘思,终于带着女朋友回家见父母。休假还没有结束,疫情却愈加严重;北斗全球组网收官在即,落区的工作任务也更加繁重。和亲人相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快乐和幸福的,而刘思却坐不住了。

“新的任务来了没有?落区工作的人手够不够?”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脑海。

“不能在家再待一段时间吗?现在疫情是最危险的时候,路上很不安全。”“爸妈,放心吧,你们在家也要做好防护啊。”在父母家人担忧不舍的目光中,这个精瘦的小伙戴着严实的防护口罩,拉上行李箱,毅然踏上了返回单位的行程。

回到贵阳后,他主动申请到落区执行任务;为了抓好防疫工作,刘思进行了为期15天的隔离观察。人隔离了,心却闲不下来,他把办公电脑、文件等都搬到了隔离室。“在隔离期间反倒比平时更忙了,总能透过窗户看到他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他的同事小蒋说。

隔离结束后的第二天,一套系统完整的《疫情期间落区工作实施方案》交到了领导的手里。疫情期间,落区工作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风险挑战:既要服从当地疫情防控工作,又要做通百姓的思想工作,还要做好个人的防护工作,哪一项都不能出问题。方案中,刘思提出了尽量减少面对面的会议,采取视频、短信、QQ、微信等新媒体形式宣传动员,减少与群众的直接接触,采取“区分隔离、就近就便、减少扎堆”的方式疏散群众。

到达落区后,刘思和其他执行任务的同志,与当地政府、武装部的同志一起投入到工作之中。

“老乡,请问在家吗?不用开门,我们是落区工作人员,有些事想和你们了解一下。”

“你们晓得啥时候躲避火箭残骸不?”

“出门躲残骸的时候不要聚集,一定要带好口罩啊!”

刘思和同事挨家挨户检查前期宣传动员情况,即便是山里不通车的偏远人家,他们也要步行好几公里进行核实,做到不遗一户、不漏一人。由于前期的仔细筹划和工作中的耐心仔细,他和同志们圆满完成了疫情期间的工作任务。

从落区回来,刘思又一次开始了为期15天的隔离生活。闲不下来的刘思通过网络,收集梳理落区疫情信息,针对工作中发现的问题,进一步细化完善组织指挥方案,从实战中总结经验。15天的时间,他列举出识别重大风险4类、一般风险10余类;制定了对策措施20余条,形成应急预案10余份、疏散方案10余份。

走出隔离室,刘思满怀信心地说:“下一次任务,我们一定会比上次完成的更好。”

航天人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在执行任务的路上。年初以来,他们累计疏散群众近300万人次,出动车辆100余台次,圆满完成4次落区群众疏散及残骸回收任务,确保了疫情阻击战和航天攻坚战的“双胜利”。(姜华  吴文依 王轶群)

链接:落区是指运载器着陆或坠落地球表面和空间探测器或宇航器着陆行星表面指定边界的区域。地球上的落区要根据运载器或各子级的散布特性选择,通常选在内陆人烟稀少地区或远离航道、渔场的公海上。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